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如果我被活埋了
如果我被活埋了
如果我被活埋了



  如果我告诉你,我已经被活埋了,你千万不要有丝毫怀疑。

  满满一铁锹的黄色泥土,眼看着就要倾倒在我的胸口上,趁着还有一丝气,我要向你们诅咒,诅咒住在隔壁的那个成天晃蕩着她那D罩杯大乳房的妖艳的婊子!

  噢,那个婊子,我对她简直深恶痛绝!然而就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前,我却对她魔鬼般的身材表现地垂涎三尺,想起来真是耻辱。

  也许我该介绍一下隔壁这个婊子,她是一个少妇,迷人的少妇,她嫁了一个好丈夫——一个拥有亿万家产和亿万根白头发的65岁老头。死鬼老头每天都乘着加长林肯,去他名下的大公司打理事务,留下隔壁的少妇,孤零零地呆在空蕩蕩的500多平米的豪华别墅里。

  我有幸与富翁的别墅相邻,尽管我只是租了一栋楼房三楼的其中一个房间。
  同65岁的隔壁邻居相比,在财富上,我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光蛋,不过我作为一个健身教练,在体格上,他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光蛋。我每天早上8点,都会隐蔽在窗帘后,看着穿了一身透明蕾丝睡衣的美丽少妇送她的老不死丈夫出门,在她的睡衣底下,黑色丁字裤紧紧勒着浑圆上翘的屁股,至于上身,有时戴着各式各样的性感胸罩,有时却是完全「真空」。

  无论如何,她那对硕大的乳房,总是能把睡衣撑起一个完美的弧度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总是忍不住往喉咙里咽下大口大口的口水。

  今天早上,準确的说,这是一个温暖的星期天的早上,我起床后,裸着强健的上身,一如既往地站在窗帘后,边吹着清爽的晨风,边观察邻居有何动静。
  富翁老头毫无意外地準时出门了,临走前他对自己妻子的红色宝马轿车指指点点,似乎是在责怪那辆车停在草坪上,长久不开,沾染了太多的灰尘。果然,老头离开后,少妇回到屋里换了一件紧身的白色小背心、一条低腰的牛仔短裤,又来到门前的草坪上,她手里拖着水管,打算好好洗一洗那辆红色的轿车。
  她在车前滋着水,显得颇有兴致,染成棕黑色的波浪长发,在晨风中丝丝飞扬。

  不知道富人的小娇妻用的是什幺牌子洗发水?是不是和我一样用的「清扬」
  呢,或者是更高级的闻所未闻的外国货?我真想凑到她的发间去闻一闻,无论用什幺牌子的洗发水,她的长发一定是香气四溢……我不禁想起一句歌词,「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」,突然内心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。我拉开窗帘,把窗户打得更开了,我迎着风深深吸气,仿佛能从风中嗅到一丝来自美丽少妇的迷人香气。

  似乎察觉到了什幺,背对着我的少妇,忽然回过头来,她一眼看到了站在窗前的我,看到了我那宽阔的胸膛和壮硕的胸大肌,她竟然露齿笑了,雪白的贝齿,她甚至还向我挥了挥手,天啊,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做梦,那个迷人的少妇居然笑着向一个裸着半身的男人挥手打招呼,而真正吸引我目光的,却是她胸前那对如白兔一样颤抖着的乳房,白色的紧身背心完美地勾勒出她坚挺的乳房、水蛇一般的腰。

  要命的是,白色背心上那两粒如葡萄般的凸起,呈现出隐隐约约的暗粉色。
  这个骚货,她果然喜欢让自己的乳房保持「真空」呢!大饱眼福的我,下身居然毫无征兆地勃起了,粗大的龟头还在内裤中跳动了两下,真是心痒难耐。
  铁锹还在不停地往我身上倒土,我的宽阔的胸膛,如今几乎要被黄土完全埋上了,两个小时前,正是这该死的强健的胸膛,吸引了那个耐不住寂寞的婊子的注意,可惜从今往后,它再也发挥不了吸引女人的作用了。

  也许,真正应该责怪的,是那根该死的水管。

  是啊,正是那根倒霉的黝黑的橡胶水管,它被握在少妇的手里,往红色的轿车上滋着水,沖刷下一片一片的尘土。然而它在还没有完成任务的时候,居然就「罢工」了!

  它突然不再往外喷水,害得那个可怜的小美人立在那里,不知所措。

  女人毕竟是女人,一遇到事儿,就会大脑「秀逗」掉。少妇眼睁睁看着喷不出水的水管,晃蕩了两下,见还是不出水,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  有人说过,这世间有一条定律,但凡美丽的女人,一旦遇到棘手的事情,第一个念头就是寻求男人的帮助。说这话的人真是太有才了!美丽的少妇,在发现自己无法让水管重新工作之后,「怎幺搞的,水管不灵了。」她先是自言自语,然后朝我喊道,「嗨——难道你不打算下来帮我一下吗?」

  「就来!马上!」我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我飞速地洗漱完毕,穿好衣服, 中间我甚至想往裤子里塞上点什幺,以显示自己有着傲人的「本钱」,不过这一愚蠢的念头很快被我放弃了。我下去楼梯,小跑到隔壁。草坪前,少妇举着水管愁眉不展地看着我,一脸无助。

  「不要急,我来看看。」我对她摆摆手安慰着道,然后顺着水管一路检查过去。

  实际上,水管的「故障」简直微不足道,它只是在拖动过程中,被轿车的后轮胎给压住了。我用一根手指把它弄出来后,只听另一头传来「噗」的一声,水管又恢复工作了。

  「呀!」身后的少妇突然传来一声惊叫,我回头一看,扑面而来的美艳场景差点让我喷出鼻血来。

  原来少妇没注意,水管恢复喷水的时候,是对着她的。可想而知,那一道有力的水柱直直地射到了她的身上,她的紧身背心立即就湿透了,一对乳房就那样贴着湿透的背心显露无遗,我的目光被吸引在她的胸前,再也挪不开半分。
  她红着脸,手轻轻地掩在胸前,自嘲地「呵呵」笑了一下,道:「没想到一大清早就沖了个凉水澡。」

  她的乳房太大了,一只手根本遮掩不住,她也察觉到我盯着她胸脯的目光,反而有意无意地把上身往前挺了挺。逗地我差点没直接伸出手去抓一把。

  「看来我得进屋换一件衣服了。」她娇笑着说,「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?」
  「当然。」我也抱以微笑,跟着她走进了那栋豪华的富人别墅。

  别墅客厅里的摆设相当奢侈,真皮沙发、全套的落地背投式家庭影院、红木家具,以及墻上挂的多幅名画……美丽的少妇并没有把我安顿在客厅里的意思,她引着我穿过客厅,往楼上走。

  「想要男人帮忙时,却总不在身边。」

  她走上楼梯,一边转过身来跟我聊天,「幸亏有你来了。」

  「不客气。」我说。

  她扭腰往上走,浑圆的翘臀左摇右摆,晃得我心神蕩漾,牛仔短裤包不住整个屁股,小半个结实的屁股露在外边,几乎要贴到我脸上,那皮肤真是光滑啊,长长的美腿,诱人的美臀……真想亲上一口。

  她忽然转过头来,看着我的眼睛道:「你……是在盯着我的屁股看吗?」
  我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,男人的色心被女人这样赤裸裸地揭露出来,真是够没尊严的。

  正当我不知该怎幺解释才好的时候,她却一手抚过自己的臀部,戏昵地说:「小色狼……我的屁股好看吧?」

  当然好看了,没见我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吗。我忙不迭地点头。

  她转过身,说:「如果你想看的话,你会喜欢这个的。」

  说着,她领着我上到二楼,进了她的卧室。

  卧室的门边有一个大镜子,斜对着镜子是一张圆床,铺着暖色调的床单,床边有几盆高大的绿色植物和同样是暖色调的沙发。窗帘拉开着,室内阳光充足。
  「就是这里了。」作为女主人,她暧昧地指了指圆床,略带玩笑地说,「没想到在外边弄得这幺湿……」

  鬼才知道她的意思是衣服湿,还是其他部位湿了呢。

  「呃,你先换衣服吧?」我提醒她说。

  「好啊,这两件衣服……你觉得哪件比较好看呢?」她从床上拿起两件比基尼泳衣,调皮地眨着眼问我。

  这个小骚货,她是打算换上比基尼给我看吗?噢,怪不得在楼梯上,她说我会喜欢这个的呢!

  「黄色的这件!」我颇有兴致地陪她「玩」。

  「呵,我也喜欢这件。让我来穿给你看看。」她放下另一件粉色的比基尼,準备脱掉湿漉漉的背心。

  我在心理暗笑着,看着她慢慢地把白色背心往上拉,雪白的乳房渐渐露了出来,露出半个乳房的时候,她却笑着说:「小色狼,转过身去。可别偷看哦!」
  我无奈地转身,却又惊喜地发现,门边的那个大镜子里,完完全全地正照出了美丽的少妇。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她的眼神一直没有往镜子这边看,只是顾自慢慢地把小背心脱下,那对伟大的D罩杯豪乳,摆脱了背心的束缚,开心地跳了一下。看得我的大鸡巴又迅速充血了。

  少妇继续解开她的牛仔短裤的扣子,然后背过身去,把裤子拉下来。里边居然没穿内裤,魔鬼般的身材完全呈现在镜子里,我开始大口吞咽口水,「咕噜,咕噜」的声音相信她也听得见。

  她微微侧过身,完美的双「S」身材令我几乎忍耐不住要转过头去。这个可恶又可爱的少妇,她看了一眼镜子,眼神中饱含着无限的诱惑。

  她伸出纤纤玉指,对着镜子,勾了一勾。

  她终于也忍不住了。我在心中大笑着。

  我转过身,「啧啧」地盯着她,目光在她赤裸的雪白肌肤上游过,将她全身上下仔仔细细地猥亵了一遍。

  她坐到了床沿上,张开双腿,向我展示着剃得干干凈凈的下体。富人真是会玩啊,把那里修理地那幺光滑,看着爽,操起来也一定更爽。她的手指往下身移去,轻轻地抚摩自己的阴蒂,嘴里发出淫蕩的呻吟。

  「你想来帮我吗?」果然,她是在勾引我。

  我走上前,俯下身子,跪在床前,「想要我用手指,还是舌头帮你呢?」我逗问她。

  她一把握住我骨节粗大的中指,娇喘道:「先用它。」

  我先把中指伸进她的嘴里,她舌头打着转,用力地吮吸,为我的手指沾上了许多唾液。

  然后我缩回手指,把它对準她的蜜穴,那里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淫水了。
  手指缓缓地插进了她的小骚逼里,划过阴道壁的一道道褶皱。

  「喔哦——」她呻吟着,配合着手指的抽插,扭腰晃动自己的屁股。蜜穴像一张小嘴一样,含着我的中指,随着晃动的屁股一圈圈打转。

  我感觉中指在她的阴道里越来越润滑,于是加大力气,往更深处挖下去。
  「啊哈……啊……就是那里!」她抓住我的手,带着它动。我的中指正顶在阴道里一处突起的小肉球。

  「G点?」我试探地又顶了两下那个小肉球。每顶一下,少妇浑身就颤抖一下。

  果然是「G点」啊——这个传说中女人最敏感的部位,既然被我这幺顺利地找到了她的G点,那不给点「颜色」她看看,怎幺也说不过去。

  我在手腕上加了几分劲儿,手指按着小肉球,快速地抖动。

  「嗯嗯……嗯嗯嗯……」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下身分泌出更多的淫水,「嗯啊——小,色狼,用力!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」

  看着她的骚样,我狠一狠心,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手指在她的阴道里弄出「啪啪」的水声,她的两片阴唇都翻向了两边,阴道里粉色的肉沾着淫水,散发出淫蕩的气息。

  「噢——嗯嗯嗯嗯……继续呀!不要停呀!啊啊!爱死你了——嗯啊!」
  她发出大声的浪叫,在我快速的手指攻势下,眼看着就要高潮,于是我愈发努力了,大约三十秒左右,她的叫声陡然拔高,每一声都拖出很长的尾音:「嗷啊——嗷啊——我要泄、泄了,我要来了!」

  她全身痉挛了起来,全身的肉都一颤一颤的,乳房更是抖得厉害,下身有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阴道中涌了出来,仿佛男人射精时一样。

  「啊——好舒服!」她满足地叹息着,「小色狼,来帮我舔了它。」

  我低下头,伸出舌头,舔吃那股白色的液体,浓烈的骚气直鉆我的鼻孔。我每舔一下,她整个屁股就会剧烈地颤抖,断断续续又涌出几股白色液体来,我把它们统统都吃进了肚子里。

  「很好……」她说,「轮到我了。」

  她轻轻推开我的脑袋,跪在床上。我站起身,她伸出手打算拉下我裤子上的拉链。我的鸡巴已经在裤子里肿胀地十分难受了。

  在这个节骨眼上,楼下却传来了「丁零丁零」的门铃声。

  「噗噜」,一大锹黄土又落了下来。现在我连嘴里都被填满土了,我只能露出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,我使劲往上翻着眼,希望看清楚坑上那个「吭哧吭哧」
  铲着土的模糊人影,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,我当然知道。我不指望他突然发慈悲放过我,说实话,哪怕阎王爷变成了圣诞老人,我也不相信坑上的那个人会对我发一点点慈悲。

  我现在只是在后悔,自己为什幺不在门铃响起的时候,就离开那栋别墅,离开那个婊子呢?

  门铃坚持不懈地响着,迫使我们不得不从楼上下来。美丽的少妇裹上一件睡衣,去开门。原来只是邮递员送来个包裹,需要别墅主人签收。

  「别担心,我早就知道不是那个老家伙回来了,他根本就不关心我。」少妇打发走邮递员之后,转回客厅,哀怨地对我说。

  「我看他对你还是不错的,从门口那辆宝马就能看出来。」我对她说。
  「唉——」她叹了口气,说,「东西倒是没少买,可是他一天到晚早出晚归的,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受。我没告诉过你吗,今天是我的生日,他居然连句生日快乐都没有,一大早就去公司忙他那些该死的事情去了!」

  「啊?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!」我心想,怪不得她那幺主动地勾引我呢,原来是积怨太深了。

  「对呀。幸亏你来了,要不然真是寂寞呢。刚才,你给了我一件最好的生日礼物。」她满眼怀春,淫蕩地看着我道,「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呢?」

  我脱掉上衣,露出一身虬结的肌肉,对她说:「那就看你的诚意了……」
  她会意地笑了一下。袅袅地向我走来,双手搭上我的胸膛,嘴里呢喃道:「好壮呀——」她俯下头,舔我的上身,湿湿的舌尖在我的胸膛上游走,像蚂蚁爬过,痒痒的。

  「男人……」她轻喊着,又仿佛是自言自语,一只手往下隔着裤子,握住了我粗大的鸡巴。

  她一路往我的小腹上舔了下去,我顺势把她的头按下去,让她蹲在了我的鸡巴前。

  「我来伺候你。」她欣喜地抚摩着鸡巴,一手拉开我的拉链,脱下裤子,掏出我雄壮的鸡巴来。

  「真是好大……」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它含进了嘴里,最后一个「大」字听上去有点模糊不清,那是因为鸡巴已经撑满了她整个嘴巴。

  这个又美丽又淫蕩的女人,努力地吞吃着我的大鸡巴,她那灵巧的舌头一时绕着龟头打圈,一时又抵着尿道口,阵阵酥麻从龟头上传来,快感非同小可。
  她又把鸡巴缓缓地往喉咙深处塞,我微微一挺腰,硕大的龟头就顶在了她的咽喉上,她发出「呜呜喑喑」的声音,但却更加努力地往里吞我的鸡巴。我感觉龟头慢慢插进了她的咽喉里,她憋得眼泪都出来了,再也不能往里吞吃半分,而我的鸡巴却还有一截露在外面。

  「啊!——」她终于憋不住,把鸡巴吐出来,大口喘气,一边还不忘用手继续套弄龟头,「这幺粗长,快把人噎死了呢!」

  「爽!」我大声地赞了一句。

  她斜着眼,风骚地看着我,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,微微上扬。

  「也许你更喜欢这个。」她说着,用那对浑圆硕大的乳房,夹住了鸡巴,开始上下套弄起来。

  她的乳房不仅饱满,而且富有弹性,夹着鸡巴的感觉非常舒服。

  她边乳交,边低头用舌头舔着龟头,在双重夹击下,我差点就忍不住射在她那雪白的大乳房上。

  「可以了。」我说。我弯腰拍拍她的翘臀,她听话地站起身,走到真皮沙发前,手扶着沙发,背对我,把屁股高高蹶起,湿淋淋的阴部仿佛在召唤男人的大鸡巴。

  我把昂然挺立的鸡巴,对準阴道口,「噗」地一声插了进去。

  「嗷哦——」她的身子被我顶得往前一跌,堪堪又站稳了脚。

  我双手抓着她那两瓣肥大结实的臀肉,一面耸腰用力地操她的蜜穴。

  「啊哈,你真是雄壮,我爱死你这样的男人了……啊……你比那老家伙厉害多了……啊啊……干我,操我,用力!」她不停地发出浪叫,说着淫蕩的话,「插到我的子宫里了……呕……大鸡巴宝贝,亲爱的,啊啊啊……快要被插得飞起来了……嗯嗯啊啊啊!」

  我渐渐加快了速度,她也有节奏地迎合着每一下撞击。我在这栋豪华别墅宽敞的客厅里,把亿万富翁的小娇妻干得淫水四溅。

  「我要高潮了!来啊——来啊——嗯啊啊!给我——」她接近高潮,全身泛起潮红,「给我滚烫的精液……啊,射吧!都射在我的身体里……啊啊噢噢噢!
  啊——」

  我也觉得龟头一阵阵抖动,眼看着就要喷射出来。

  「我要射啦!这是今天给你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!」我大吼着,把浓浓的精液一股一股深深地射进了她的子宫里。

  「啊——多好的生日礼物呀!」她满足地感叹道。

  正当我们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时,突然传来一阵钥匙的转动声,我们惊愕地转头,只见大门「砰」地一声被打开,一群拿着鲜花和礼物盒的人「哗」地涌了进来,高喊着:「生日快乐!——」

  紧接着这群人之后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手托着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,也跳进门来,喊道:「宝贝,生日——」

  那是这栋别墅的主人——那个65岁的亿万富翁。他只喊出了半句话,后半句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因为他看见在自己别墅的客厅里,自己的美丽娇妻,正翘着屁股,下半身和一个陌生男人的鸡巴紧紧地连在了一起,那上面还沾着淫水和精液……

  所有人都愣住了。老头在失神了几秒钟后,终于反应过来,他对我怒吼:「你这个狗杂种!」

  于是,我连裤子都来不及穿,就被那老家伙的四个保镖给扑倒在地。

  「于是,现在我被赤身裸体地活埋在这个土坑里,而坑边那个依然怒气沖天的老家伙,正要铲下最后一锹土。

  再见了,我感觉到那最后一锹土已经洒落在我的头发上。再见了,那个老不死的甚至还在上边使劲把土拍得更结实了。再见了,也许我是一个很失败的偷情者。

  如果我告诉你,我已经被活埋了,你千万不要有丝毫怀疑。

  为了那个骚货,那个婊子,那个有着魔鬼身材的美丽少妇,我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了。值吗?不值吗?也许,这个剩下的问题,只有你来替我解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