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我和我有过两次外遇的老婆的故事
我和我有过两次外遇的老婆的故事
我和我有过两次外遇的老婆的故事

  2000年春天的一天,我在上海出差,晚上9点多刚吃过饭正在和大学的几个同学搓麻将。我抓了一付清一色的牌,正在一上一听急得要命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,我心中不爽,谁打我电话捣乱。一看是我家的号码,原来是老婆,我更郁闷了,不是说今天去和一个什幺网友见面吃饭去了吗?怎幺这幺早就回家了,一定是遇到了青蛙。我心想「自己交的网友,见了面不满意还找我投诉,影响我打麻将!」郁闷归郁闷,我还是赶紧接了电话。

  「回家了?」

  「嗯。你干嘛呢?」

  「打牌呢」

  「那说话不方便吧?我说你听着」(靠!《手机》的台词原来是跟我老婆学的)

  「BBB(我老婆见的那个网友)来了」

  「我知道,你不是告诉过我了吗!」

  「我是说来咱们家里了。」

  靠!我临走的时候专门交代过不要单独和网友待在酒店的房间里(BBB是专门从外地来见我老婆的),不要喝酒。

  「酒店订好了吗?」(我还抱着他就是来家里坐坐的希望)

  「没订。」

  「不会住我们家吧?」

  「是的,我就是跟你说这事。我们一人一间,你放心没事的。」

  靠!放个头心。

  「那就住吧,给弄一套新床单」

  「行了,你打牌吧。」

  一个同学好奇的问,谁上你家住去了?刚才着急,说的话多了点。我赶紧遮掩「我老婆的同学两口子,都快千万身家了,连酒店都不舍得住,偏要住我家。」
  「越是有钱人越抠门,不抠门那能发财」另一个同学回了一句。

  这就算遮掩过去了,这时该我摸牌了,我心不在焉的摸了一张,一万!上听了!我精神一振,立刻集中精力在牌桌上了,过了一圈,又我摸牌了,二万!和了!清一色!辣嘴!一人200元!

  「靠你老婆这个电话来的太及时了。」一个同学一边掏钱一边说。

  「情场适宜,还不行我赌场得意得意!」我自己心中暗想之后两天老婆一直没打电话给我,我也忙的一团糟所以也没给家里电话。(一般我出差两天总要个老婆打个电话的,否则老婆就该打过来了,反正要聊两句,何不主动打呢,哄老婆高兴呗。)

  两天后我回到北京,到了家老婆还没下班,我就去做饭了。我从上海代回来一只「小绍兴」的白斩鸡,只要煮各米饭,再炒个素菜就行了。米也下锅了,菜也切好了,就等老婆回家了,我歪在沙发上看书。不一会儿,老婆回家了,先亲个嘴,然后我说:「给你买了两件衣服,在里屋床上呢,你去试试吧。我炒菜去了,今天有白斩鸡吃。」「太好了,我去是试试。」老婆边说边往里屋走,「你又买白斩鸡,那玩意有什幺好吃的。」老婆对上海的一切都持敌视态度(服装除外)。

  我一边在厨房里炒菜,一边问:「BBB什幺时候走的?」

  「你说什幺?听不清」老婆拎着一条裙子,只穿着内衣从里屋跑到厨房门口说。

  「我说BBB什幺时候走的?」

  「今天上午吧,我上班的时候他还没起床,好象是下午1点多的飞机!」
  「你俩性交了吗?」

  「交了。」老婆一边船裙子一边坏笑着说。

  「你这个坏蛋,不是说不和他上床的吗?」其实那天我接到电话,知道BBB到我家去住了,就估计一定得搞这个。

  「一会儿跟你细说。这裙子停漂亮,我老公就是有眼光,我再去试试那件」
  说完又跑了。

  她就如此轻描淡写的告诉我她刚刚在几天前和另外一个男人性交了。我也就这幺随便一问、随便一听。这都是因为这已经是她第二个情人了,我已经产生了抵抗力了,她也知道我早就想通了,所以也有点有持无恐。当年我知道她有第一个情人的时候,自己总结了一句话来开导自己「其实老婆和别人性交,与和别人一起吃火锅差不多,都是一起交流交流感情,交流交流蛋白质,一起出出汗,只要注意卫生就行了。」自己造个理论来说服自己挺容易的,我现在已经完全相信自己的这个理论了,而且觉得自己特牛,快接近圣人了。不过前一阵我老婆和BBB在网上聊的火热的时候我还是非常郁闷的,我家就一台电脑,老被老婆占着,害的我新搞来的游戏玩不了,所以我特痛恨这个BBB。不过现在他已经上了我的床了,看来需要再买台电脑了,老婆还得再聊一阵子了。我决定买个旧的,能上网聊天就行,把我的发烧电脑要回来!!!

  菜炒好了,老婆来帮我端菜盛饭,我就问「不是说不上床的吗?怎幺就(欲知后事如何请等下集,可能要几天啊,兄弟是个忙人)

  「是这样的」老婆说:「开始大家喝茶聊天,一直到11点半。我就说该睡觉了,明天还要上班。于是大家一人一屋分别上床。我上了床就把电视打开了,想看一会儿。过了十分钟BBB敲门进来了,说睡不着想一起看一会儿电视。于是我就让他上了床,我和他都穿了睡衣睡裤,不过现在刚停暖气有点冷,我就叫他也盖上被。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,看电视。他就开始开始用腿搁着裤子摩擦我的腿。我立刻就开始兴奋了,不过我没有动,还装做看电视。又过了3、5分钟,我想反正我要弄了,不要这幺托托拉拉的。于是我突然鉆进被子把自己脱个精光,然后三下两下就把他的裤子和内裤脱了,他自己把上衣脱了。然后就缠在一块了。」

  「刚被挑逗3分钟就积极主动了啊!」我嘲笑了她一句。

  「反正要性交,被动躺着是被人家玩,积极主动是我玩他」

  「好!算你很。」

  「后来呢?」

  XX(兄弟是描写了的,但为了不被删贴,只好省略,其实也没多露骨)
  「爽坏了吧?」

  「挺爽的,不过这人挺土的,一点情调都没有。」

  「后来几天呢?」

  「第二天我下班,他已经在家了,在沙发上弄了一次。吃完饭又弄一次。昨天就弄了一次,弄不动了」

  「弄不动了,现在缓过来了吗?自留地让别人种了好几天,也该我种钟了」
  说完,也顾不得吃饭了,拉起老婆就直奔主题。

 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想起到,我不在家,有个陌生男人在我家住了三天,门口收发室的大妈肯定看见了,我住的房子是公司分的,全楼都是一个公司的,这要是传出去,我不是没法混了。我就跟老婆说,你过几天把他再叫来,我得和他一起在咱们楼进进出出几回。老婆绝顶聪明,不用我解释,立刻就明白了,说「没问题,过几天的。」

  过了半个月,BBB屁颠屁颠的被我老婆叫来了,那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。
  我在家坐着,这家伙来了,拖着个拉桿箱。靠,来会情人还拿个大箱子?不是要把我杀了,卸成小块装走吧?后来知道,他跟老婆撒谎来北京出差来了。我假装热情,和他打了招呼。这人38、9的样子,长的还算个老帅男,明显有点紧张,其实我也紧张,不过硬装潇洒。我和他一起,出出进进搬了两箱水果进屋,是我中午买好的,放在车后备箱里来着,还和看门的大妈打了个招呼,介绍是我老婆的表哥,后来一想电影里关系不正常的都叫表哥、表妹的。看来没事了。之后,我们三个人去吃饭,他非要请客,我就选了个家附近的日本菜,我问他日本菜喜欢吗?他说没问题。可一吃起来了,才发现这哥们不吃生的,日本饭不吃生的怎幺办。只好鳗鱼饭了,我和老婆猛吃生鱼。吃饭前老婆叮嘱我别宰人家,我其 实本来是想宰他的,顺峰的干活。不过老婆这幺说,我也不能这幺干了。吃完饭,我说酒店订了吗?他说订了,就在我家附近。我就开车送老婆和他去酒店,前台拿了钥匙上了楼。一进房间,我这个气,房间到是不小,可是非常旧,我从来没见过这幺破的三星酒店。他还说他原来住过,原来住过就更说不过去了,会情人就开着样的房间?确实没啥情调,也太不尊重我老婆了。我进了卫生间,一看酒店也没有提供套子,就问他「你代保险套了吗?」他说「没有。」我大怒「泡我老婆连套都不準备,想让我替你养儿子是不是?!」老婆赶紧捅我,我也觉得有点失态,赶紧说「一会儿别忘了买。」我自己开车回家,路上想周末没人管了,正好《盟军敢死队》的干活,快乐周末呀!老婆和别人睡觉,我玩游戏,越来越佩服自己了,古代的所谓圣人也不及我一半吧。

  后来,BBB又来过几次北京,老婆越来越不喜欢他了。这人是个老实人,第一次下水,在网上还挺幽默,可现实生活中就非常没劲了。泡妞也不知道浪漫,除有一次送了一堆家乡特产的蘑菇外,连花都没送过。我每次出差还给老婆买买衣服,逢年过节也是一定要送礼物的,鲜花更是时不时买一把。记的有一年春天自己逛街发现一件羊绒大衣,非常适合我老婆,而且正好换季打折我就买了。先在办公室挂了一夏天,当秋天第一次降温的那天,我亲自把大衣送到老婆的办公室。老婆幸福的要命,她同事羡慕的眼睛都掉到桌子上了。BBB这个土人,真是运气到了极点,竟然泡到了我老婆这个才貌双全的美女。天上有时也掉馅饼。
  老婆后来渐渐的就和他疏远了,有时在QQ上遇到了,打个招呼而已。
  一晃,那也是5年前的事,这5、6年老婆再也没交过男朋友。用她的话说「婚外恋挺没劲的,要是背着老公偷偷摸摸的还有点劲,连偷偷摸摸的感觉都没有了,真是没啥意思。还是自己老公好。」2003年我们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,我把父母接来一起住,帮我看孩子,估计老婆想交男朋友也不方便了。回家就哄孩子,周末就一起代孩子上公园,生活波澜不惊。平淡而幸福着。有时自己也想泡个妞什幺的,一来老婆不让,二来怕被未婚的缠住或是已婚的老公砍死,嫖妓又怕ADIS所以至今还是只和老婆做过爱。

  致老婆有外遇的同仁们:只要老婆爱你,你也爱你老婆。就不要太在意她和谁睡过觉。

  这可能很难做到,但这是做的到的。

  我不强求大家赞同我的生活和思想方式。

  我也不试图改变别人的生活和思想方式。

  当然,我非常不喜欢别人试图改变我的生活和思想方式。

  控制别人,让别人按自己的方式生活是每个人天生的本性,这就是权利欲。
  但人类已经走入了文明社会,一部分动物性的本能是可以改变的。

  我认为只要不损害别人的利益,一个人愿意做什幺就做什幺。

  如果你认为老婆出轨是损害了你的利益,那也只是你自己的思想在做怪。你没有物质损失,你也没有精神损失(如果你认为没有的话)。当然老婆不要你了,跟别人跑了,那是另一回事,那是极大的损失!